提高質量效益 加快國防和軍隊現代化
發布時間:2020-12-23  來源:光明日報

  提高質量效益 加快國防和軍隊現代化

  ——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訪談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加快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實現富國和強軍相統一?!吨泄仓醒腙P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進一步提出“加快軍事理論現代化”“加快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加快軍事人員現代化”“加快武器裝備現代化”的具體部署,為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把我軍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指明了方向。本刊特專訪四位軍事專家,對加快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進行深入解讀和闡釋。

  先進軍事理論對引領國防和軍隊現代化至關重要

  ——訪國防大學國家安全學院教授郭鳳海

  光明日報記者 劉小兵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關于‘加快軍事理論現代化,與時俱進創新戰爭和戰略指導,健全新時代軍事戰略體系,發展先進作戰理論’的重要論述,深刻揭示了先進軍事理論對引領國防和軍隊現代化至關重要的地位作用。”國防大學國家安全學院教授郭鳳海說,我們要實現建軍百年奮斗目標,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高度依賴現代化軍事理論作支撐;要適應世情變化,有效應對新軍事革命挑戰,在激烈的軍事競爭中立足上流,在錯綜復雜的戰略博弈中贏得主動,理論的先進性具有全局性支撐作用。

  郭鳳海認為,加快軍事理論現代化,必須充分體現中國特色。要立足我國我軍實際,繼承和弘揚中國兵學的深邃智慧和我軍優良軍事傳統,堅持以我為主、自主創新。特別要堅持以習近平強軍思想為指導,繼承我軍在長期實踐中形成和發展起來的關于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等一整套理論,緊密結合新的時代條件和實踐經驗,探索其新的實現形式,以卓越的創見保持和發揚我軍特色和優勢。

  “隨著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快速發展及應用,戰爭形態加速向信息化、智能化演變。”郭鳳海指出,必須準確把握軍事理論現代化的時代要求,把準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的內容要求,推動理論內容重心由機械化向信息化智能化轉變,加快形成具有時代性、引領性、獨特性的軍事理論體系。打贏現代戰爭,必須科學把握現代戰爭的制勝機理、作戰方式,強化與信息化智能化作戰相適應的新理念,強化全維全域一體對抗意識,注重多軍兵種聯合作戰,創新制勝強敵的多種戰法。要大力加強核心作戰概念開發和自主創新,形成一系列管用好用的戰法訓法新成果,形成一整套具有我軍特色的核心作戰理論相關戰法,推進作戰理論現代化。

  郭鳳海談到,實踐是理論發展的根本動因。創新軍事理論必須以軍事戰略需求、戰爭需求、作戰需求、軍隊建設需求等為牽引和方向。當前我軍處于新體制下,如何進一步深化軍事指導理論創新發展,如何有序推進規模結構、政策制度、軍民融合等后續改革,如何科學構建聯合作戰指揮體系,如何創新發展適應我軍實際的打法戰法等,這些問題迫切需要從理論上作出科學回答。推進軍事理論現代化必須突出問題導向,圍繞打贏未來戰爭的實踐需求,力求在戰爭指導、新型作戰力量建設與運用等重大現實問題研究上取得新突破。要大力拓展理論向實踐的轉化路徑,注重研戰結合,充分發揮非戰爭軍事行動特別是實戰化軍事訓練、虛擬軍事實踐對理論創新的推動作用。

  “強國強軍,戰略先行。”郭鳳海提出,要科學把握政治與軍事、政略與戰略的辯證統一關系,從政治高度思考戰爭問題。要深入研究軍事戰略重大問題,創新戰略指導思想和基本作戰思想。積極防御是我們黨軍事戰略思想的基本點,與時俱進加強軍事戰略指導,就要不斷拓寬戰略視野、更新戰略思維、前移指導重心,把預防危機、遏制戰爭、打贏戰爭統一起來,把備戰與止戰、威懾與實戰、戰爭行動與和平時期軍事力量運用作為一個整體加以運籌。

  “加快軍事理論現代化,還必須推動軍事思維轉型。”郭鳳海說。先進軍事理論的鮮活特征,是關注全球最新戰例,注重反思性研究,突出前瞻性創見。歷史表明,環境、任務、條件和問題變了,如果仍然抱著原有思維習慣,奉行主觀主義、經驗主義,不按客觀規律辦事,就不可能有新思路新舉措新作為。理論現代化背后體現的是觀念變革,要勇于破除思維定勢、工作慣性和路徑依賴,在變中求新求進求突破。為此,必須優先追求認知領域現代化,塑造以反思進取為特征的思想觀念,為變革創新開辟道路。

  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推進我軍組織形態現代化

  ——訪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副研究員張杰

  光明日報記者 章文

  “沒有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就沒有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推進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對于破解我軍體制性障礙、結構性矛盾、政策性問題具有重要意義。”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副研究員張杰說。“十三五”期間,我軍歷史上力度、深度、廣度空前的整體性、革命性變革拉開大幕,領導指揮體制改革、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軍事政策制度改革先后啟動,取得了豐碩的改革成果——

  人民軍隊領導指揮體制實現歷史性變革,按照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總原則,構建起“軍委—戰區—部隊”的作戰指揮體系和“軍委—軍種—部隊”的領導管理體系。人民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改變長期以來陸戰型、國土防御型的力量結構和兵力布勢,部隊向充實、合成、多能、靈活方向發展,戰略預警、遠海防衛、遠程打擊、戰略投送、信息支援等新型作戰力量得到充實加強,以精銳作戰力量為主體的聯合作戰力量體系正在形成。對軍事政策制度進行系統、深入改革,深化軍隊黨的建設制度改革、創新軍事力量運用政策制度、重塑軍事力量建設政策制度、改革軍事管理政策制度,建立健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軍事政策制度體系。

  在張杰看來,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加快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推進軍事管理革命,加快軍兵種和武警部隊轉型建設,壯大戰略力量和新域新質作戰力量,打造高水平戰略威懾和聯合作戰體系,加強軍事力量聯合訓練、聯合保障、聯合運用”,對于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推進我軍組織形態現代化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一支軍隊組織形態的現代化水平決定了其戰斗力的大小,直接影響和制約其整體作戰效能的發揮。”張杰表示,“十四五”時期,人民軍隊必將在推進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方面取得更大進展,為建設鞏固國防和強大軍隊、贏得軍事競爭優勢提供有力支撐。

  如何推進?張杰認為,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進一步堅持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一系列根本原則和制度。通過一系列體制設計和制度安排,把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根本原則和制度進一步固化下來并加以完善,強化軍委集中統一領導,確保軍委高效指揮軍隊,確保軍委科學謀劃和加強部隊建設管理,更好使軍隊最高領導權和指揮權集中于黨中央、中央軍委。

  二是進一步打造以精銳作戰力量為主體的軍事力量體系。強化體系建設思想,統籌傳統和新域新質作戰力量建設,統籌作戰力量和作戰支援保障力量建設,通過對體系結構整體再造促進戰斗力躍升。按照調整優化結構、發展新型力量、理順重大比例關系、壓減數量規模的要求,推動我軍由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能型、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轉變,使我軍精干化、一體化、小型化、模塊化、多能化。優化軍兵種內部力量結構,從體制編制上為加快發展新域新質作戰力量、提高戰略能力提供足夠的空間。

  三是進一步推進以效能為核心的軍事管理革命。樹立現代管理理念,優化管理流程,創新戰略管理制度,健全以精準為導向的管理體系,推動治軍方式根本性轉變,形成精準高效、全面規范、剛性約束的軍事管理政策制度,提高軍隊專業化、精細化、科學化管理水平,提升國防和軍隊發展精準度。

  打造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方陣

  ——訪國防科技大學文理學院教授馬建光

  光明日報記者 劉小兵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指出,加快軍事人員現代化,貫徹新時代軍事教育方針,完善三位一體新型軍事人才培養體系,鍛造高素質專業化軍事人才方陣。“這為實現建軍百年奮斗目標征程中的人才培養指明了方向。”國防科技大學文理學院教授馬建光說。軍隊院校作為輸送強軍人才的重要源泉,必須堅定正確的政治方向,要始終貫徹落實“樹德正品”。院校是培養德才的大搖籃,是立德樹人的主陣地,是辦學育人的先導區,必須以鐵一般的忠誠擔當,扛起為黨和軍隊事業培養堅定舉旗人、可靠接班人的重任。

  馬建光認為,軍隊院校教員是鑄魂塑德的精工匠,是帶兵育人的主力軍,是以身垂范的先行者,必須抓住抓緊抓牢學員思政建設,加強各類課程中的思想政治教育,把賡續紅色基因貫穿覆蓋學員成長的全過程全地域全時段。軍校學員要注重點滴養成“砥礪德行”,自覺把個人理想與獻身強軍事業統一起來,以實際行動爭做新一代“四有”革命軍人。

  “軍隊院校因打仗而生、為打仗而建,根本屬性是姓軍為戰。必須緊跟世界軍事技術和戰爭形態變化,培育新型軍事人才。”馬建光表示,軍隊院校黨委要緊緊結合“加快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發展”要求,把軍事特色鮮明的學科專業體系構建起來,積極向精準識變靠攏,把院校轉型的時代課題謀劃好,努力開創新時代軍事教育新局面。

  “名師必曉于實戰。”馬建光指出,院校教員要緊跟世界軍事發展潮流,精準把握戰爭形態發展變化趨勢,及時把戰爭新理論新方法新形態同專業課程有機融合,培養一批曉于現代戰爭的教員隊伍。隨著信息化程度不斷加深,戰場形態進一步向信息化、智能化轉變,未來戰爭更需要高素質、專業化的新型軍事人才。軍校學員要聚焦主責主業,深入研究現代戰爭的特點規律,切實在想打贏、謀打贏上攻堅克難、有所作為。要主動調整學習方式方法,著力提高戰略素養、指揮素養、科技素養,以時不我待的奮斗精神向新型軍事人才的要求不斷努力。

  在馬建光看來,進入新時代,必須切實加強三位一體理論研究,提升軍隊戰斗力。第一要明確功能定位。強化“全軍辦教育、聯合育人才”的教育觀念,把人才培養作為一項長期規劃跟蹤伴隨軍人職業生涯全過程。軍隊院校教育突出抓內涵、強基礎;部隊訓練實踐突出抓對接、促轉化;軍事職業教育突出抓試點、帶全局;真正做到聯合培養、全程培養、全要素培養,打通軍事人才成長培養鏈路。

  第二是激發教育活力。要釋放人才培養體系效能,激發內在動力,保持生機活力。要明確人才培養標準,制定完善人才培養方案;要理順管理運行關系,完善相關政策法規,切實建好用好三位一體新型軍事人才培養體系。

  第三是形成多方合力。軍隊院校教育、部隊訓練實踐、軍事職業教育,作為人才培養的“三駕馬車”,既彼此聯系、相互貫通,又功能各異、各有側重,三者有機統一于培養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的生動實踐,要把三者捆在一起籌劃、整體協調推進。重點要健全統一領導、橫向協作、分類指導的領導管理體制,統籌協調解決跨軍地、跨部門、跨領域軍事人才培養重大問題,凝聚起辦學合力,打造支撐強軍偉業的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方陣。

  加快武器裝備現代化

  ——訪陸軍指揮學院戰略戰役系副教授張翚

  光明日報記者 章文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陸軍指揮學院戰略戰役系副教授張翚表示,武器裝備是軍隊現代化的重要標志,是軍事斗爭準備的重要基礎,是國際戰略博弈的重要砝碼。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加快武器裝備現代化,聚力國防科技自主創新、原始創新,加速戰略性前沿性顛覆性技術發展,加速武器裝備升級換代和智能化武器裝備發展。這為科技強軍指明了前進方向。

  “‘十四五”時期很可能是新一輪科技革命、軍事革命質變期,人工智能、信息網絡、生物交叉、人體機能改良等重大戰略前沿技術演進之快、影響之廣,已超出舊知識體系認知范圍,并呈現多點迸發、群體突破的態勢。”張翚指出,傳統武器發展逼近物理極限,新機理、新技術、新材料、新工藝促使新概念武器層出不窮,新型戰爭手段爆發式增長。無人作戰系統、超高速導彈、天基動能殺傷武器、激光武器、納米武器等“新銳”日臻成熟并向戰場“C位”靠攏,生物武器、基因武器等威脅日甚。我軍武器裝備應針對不同方向的作戰任務、作戰對手和戰場環境,根據未來戰爭需要統籌安排武器裝備的體系、規模、結構,確保研發生產的武器裝備適合戰場和部隊需求,關鍵時刻能夠亮出有效震懾對手的“殺手锏”。

  如何加快武器裝備現代化?張翚認為,當前尤其要在“自主”“搶先”和“智能”三個方面下功夫:一是“自主”,聚力國防科技自主創新、原始創新,集中各方面優勢力量和資源,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全面提升國防領域自主可控水平。牢牢扭住國防科技自主創新這個戰略基點,大力推進科技進步和創新,努力在前瞻性、戰略性領域占有一席之地。堅持走中國特色自主創新道路,不僅是建設創新型國家的必然選擇,而且是實現強軍目標的必由之路。

  二是“搶先”,加快戰略性前沿性顛覆性技術發展,打造更多克敵制勝的大國重器,實現彎道超車、變道超車??萍疾粌H是推動社會進步的“第一生產力”,也是決勝未來戰爭的“第一戰斗力”。國家發展、軍事變革皆因科技應用、裝備創新而發軔,技術革命的突飛猛進不會等待人們的普遍覺醒,未來的戰略主動權更沒有誰會拱手相讓。深入認識把握科學技術的發展特點、規律和趨勢,才能透徹理解社會進步和軍事變革的本質,抓住新事物賦予各國的平等機遇,搶占軍事競爭的戰略制高點,在未來對抗中把握先機,立于不敗。

  三是“智能”,加速武器裝備升級換代和智能化武器裝備發展,推進現役武器裝備“+智能”改造和新型武器裝備“智能+”建設,帶動武器裝備建設實現體系躍升。面對智能化武器裝備發展趨勢,應著眼智能化戰爭體系作戰和智能化武器裝備體系建設的雙重需要,搞好頂層設計和整體統籌,編制智能化武器裝備體系發展路線圖、施工圖和時間表,按計劃、有重點、分步驟地研制高中低端、大中小微型、遠中近程,覆蓋陸、海、空、天、網、電等多維空間領域及作戰與保障相配套的智能化無人作戰裝備體系,增強各軍兵種和作戰、保障等各種智能化武器裝備的體系融合度。同時,應著眼無人和反無人、智能與反智能作戰需要,注重研發反敵智能化無人作戰的武器裝備系統,確保能夠有效地與敵進行智能化無人攻防對抗。

  《光明日報》( 2020年12月22日 05版)

免费麻将不用流量 og视讯有自己网站吗 七星彩内部资料 有什么彩票平台注册送钱的 六福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广西快乐10分开奖现场直播 万达二分彩走势 足球14场胜负彩中10场 体彩江苏7位数如何中奖 网上百家乐_Welcome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秒速飞艇是正规 极速快乐十分稳赢计划 华东15选5基本走势图百度彩票 安徽11选5任五最大遗漏 爱彩乐辽宁快乐12走势图